和数传媒

安卓APP
app下载

扫一扫下载app

那些年,追过比特币的人

深度 2019-09-168867
分享至:

爆满的千人会场,漫天的千元红包,重新点燃了区块链“信徒”们的野望。

不久前,在杭州的中国场景科技谷里,一场区块链盛会正在上演。台上,币圈“红包姐”陆思羽情绪激昂地讲述着行业发展的新动向;台下,一众投资者欢呼雀跃,仿若一年多前币圈大会的盛景重现。

透过它,依稀可以感受到几个牛熊中的喧嚣与狂热、混乱与困顿。

“投资,是你认知能力的变现。”作为曾经的比特币“万币侯”,陆思羽称,她做过很多“傻逼”的事。

无疑,从诞生之日起,带着反通胀、反法币的革命理念,让无数投资者与投机客为之疯狂。

而事实上,在财富与科技“神话”的加持下,早期比特币“信众”已几经沉浮,风云人物亦轮番更替,有人隐退、有人作古……这些经历告诉我们:投资,从来就是一条血迹斑斑的荆棘路。

暗网利器引爆新视界

翻开这段历史,从密码极客的技术创新,到暗网交易,再到投资者推动其发展,或许谁也没料到,比特币成为日后开创区块链的基石。

现在业内普遍承认,比特币首次真实交易发生在2010年5月22日,佛罗里达州程序员拉兹洛•汉耶克(Laszlo Hanyecz)花费10000枚比特币购买价值25美元的两张披萨。这是比特币第一次被定价。

而早期,把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被频繁使用,据传是在“暗网”。

有人认为,比特币诞生不久就被暗网利用,因此,暗网交易推动了比特币早期应用。资料显示,2011年2月,臭名昭著的“丝绸之路”网站上线,销售额曾一度高达12亿美元,拥有近百万客户,成为世界最大的黑市。“丝绸之路”除贩卖毒品之外,还提供雇凶、黑客、造假等非法服务。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核财经APP指出,拉斯维加斯的脱衣舞娘也是早期应用比特币人群之一。

“这些暗网和灰色地带被认为是比特币早期交易场景。”分析师Cindy Wu认为,他们推动了比特币价格的上涨。

随着币价的走高,比特币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追名逐利的战场。

与此同时,聪明的中国人很快捕捉到这个机会,成为比特币的重要参与者,一度主导了价格走势。

若提及国内币圈往事,总绕不开车库咖啡,亦被视为“币圈大佬”的“发祥地”。DFUND基金创始人赵东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表示,当年误打误撞加入车库咖啡担任CTO,接触到了国内最早的一批比特币玩家,诸如行长(吴刚)、李林、李笑来、宝二爷、杜均等币圈大佬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在吴刚的引导下,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比特币中国上充了400元人民币,买了一个比特币。”他说。

在这之后,赵东目送比特币从400元涨到了1000元。

“涨到1000元的时候,我终于按耐不住了。于是,我又买了10个比特币。”他乐呵呵地告诉核财经APP,几天后涨至1500元时,我就果断出手卖掉了。

彼时,一部分技术小白也成为嗅觉灵敏那类幸运儿。曾供职于IT公司的邢淼(现DIPNET基金会理事长)、Steve(现某量化基金技术合伙人)等人亦初识比特币,小有斩获。

而“红包姐”陆思羽却不同,当年已在中长期投资理财和做全球资产配置方面做的风生水起。她透露,经朋友介绍后,首次出手是在700元左右的价格买了七八百个比特币,花了50多万元。“那时候我还是稀里糊涂的,买比特币完全是基于对朋友的信任以及自己的好奇心所致。”她说。

作为国内第一批入局者,他们表示,很庆幸自己能够较早的接触到比特币。现今,已然是这个产业链上的实权人物和公认的大佬。

总有一头难以预料

2013年,被很多币圈“前辈”视为中国比特币元年。

“因为在这一年里,中国赫赫有名的币圈大佬几乎全部进场。同时,比特币矿机和交易所都取得了重大突破。”Steve说。

从此,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逐渐演变成了一场席卷全球的投机和博弈。亦如赵东所说,在2013年比特币整年都呈涨势的情况下,人性的贪欲被无限放大。

据他回忆称,2013年初,比特币价格还在200元上下徘徊,年底却涨至8000元左右。“当时,我有2000个比特币,币价翻了那么多倍,我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的。”赵东愈发膨胀,还玩起了杠杆。

孰料,2013年12月5日,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后,一天内比特币价格从6000多元一路跌破4000元大关。不过,在此次监管风暴中,赵东押宝成功,一战成名。

2014年,赵东经历了他人生的滑铁卢。

“日本Mt.Gox倒闭消息传来后,币价开始猛跌。2014年2月10日比特币交易市场出现闪电崩盘,价格在数秒内跌幅超80%,我爆仓近一万个比特币。”他说。

此外,另一个惨遭折戟的“万币侯”陆思羽称,最多时曾拥有1.2万个比特币。

“我印象中最深刻有,2015年11月初,我以1600多元的价格卖掉了2000多个比特币;2016年5、6月间,因做杠杆爆仓了1000多个比特币……”对此,她至今仍耿耿于怀,并表示当初昏招频出。

“当你认知达不到的时候,这些财富是不属于你的。”行到水穷处,让她彻悟。

从2017年年初开始,投资者们加速涌入加密数字货币这个“新世界”,在狂飙的币价中,币圈突然冒出很多百万、千万富翁。数据显示,全球加密货数字币市值从年初时177亿美元最高增长至5728亿美元,翻了32倍之多。

而深耕币圈的大佬,则找到了各自的发财门道。

莱比特矿池BTC.TOP创始人江卓尔就是其中的一位。“莱比特矿池通过‘机枪池’策略挖山寨币,然后再将山寨币换成比特币囤起来。”为此,江卓尔的莱比特矿池很快发展起来,还曾在2017年底一度登顶成为全网算力最大的矿池。

理工科出身的邢淼从手工搬砖套利到找量化交易软件,再到自研自产的量化策略“玩家”,走出了一条新路。

“那时候,感觉整个币圈都特别浮躁,大家对赚慢钱都不感兴趣。”币圈老韭菜高冉作为“后来者”,成天奔波于国内一线城市的各大酒店,参加的区块链论坛和线下活动数不胜数,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千倍、万倍币。

仿佛一夜之间,币圈“小散”遍地,就连“中国大妈”也跑步入场,变成了大胆的“赌徒”。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全面叫停代币融资。公告一出,“一刀切”式的监管治理,让所有ICO机构措手不及,纷纷出海寻求避风港。

不过,比特币在2017年12月还是创下了历史最高价,近2万美元,把所有人都推上了历史高位。然后,重摔在地……

总之,市场与监管政策,总有一头是你无法预测的。

未来“难以捉摸”

在币圈,2018年是个令人失望的年份。

尤其是那年的8月,从北京市朝阳区金融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一份文件《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到金色财经在内的一大批区块链自媒体微信公众号被突然封禁,再到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监管层面频频出招。

“又一次监管风暴。”Steve表示,全行业变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也加速了市场的冷清。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监管大棒和惨淡市场的双重夹击下,百炼成精的他们并没有恐慌,而是借机大肆吸筹。

2018年12月14日,比特币最低跌至3120美元,较历史价格高点下跌84%。

为了给自己判断烘托气氛,赵东于次日在微博上称,翻出一篇2015年的旧文——《屌丝,谅你也不敢买一枚比特币!》,并略带调侃地说,“2万美元的比特币抢着要,3000美元的比特币没人要……”

0.jpg

赵东微信截图

当然,后面的事情币圈人尽皆知。

2019年6月27日,比特币上涨至13970美元后见顶。过去两个多月里,比特币均在1万美元附近徘徊。对于磨人的行情,久经沙场的币圈大佬们却少有人言。

在记者看来,他们无不在探究趋势、洞察先机,务求先人一步。

用江卓尔的话说,“自由是区块链繁荣的原力”。他认为,随着区块链的发展,继比特币的“货币自由”与以太坊的“股权自由”之后,新的“自由”必将会出现。比如说“去中心化存储”,它有可能再次引爆一轮新的信息自由。

他将区块链比作一棵“进化之树”,并指出,比特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总市值占整个加密货币总市值的比例必然长期下降,但中间会有较大的波动震荡。

为此,他对“唯比特币主义”有两点担心,即为:一是捕捉“新的自由”的敏感度会降低,可能会错失资产增加的新机会;二是比特币路线一直存在争议。比如,到底要不要扩大区块,到底要不要容纳更多用户,还有一种非常极端的路线是在小区块和抗审核能力上做文章……这些问题长期争论不休, 迄今尚无定论。

前几日,记者在一个“老铁,比特币要减半了”的小沙龙上,感受到了币圈对于比特币减半的满心期待。

但是,赵东对此不以为然。

“比特币减半对于价格的影响会越来越弱。”他对核财经APP表示,比特币的大牛市根本上靠的不是减半,而是更多的人使用它、流通它,或者使用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

不过,在涉世未深的币圈小白眼里,比特币就像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不乏“心之所向,素履以往”之人。

“一个输不起的人,往往也赢不了。”陆思羽告诫说。她表示,比特币的未来,要么一币百万,要么一文不值,没有中间地带。

果然,浮生若梦,一念成殇。

但无论如何,这些大佬都已攒下了丰厚家底,也见证了历史。

标签: 比特币 核财经 数字货币
郑重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和数传媒立场;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进行修改或删除,感谢关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