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数传媒

安卓APP
app下载

扫一扫下载app

这些大公司,凭什么敢明目张胆地996?

新闻 2019-04-157554
分享至:

汪璟璟 / 文

最近,某些中国科技公司在全球出了名,这一次它们打造的“爆款”是“996工作制”。

“996”顾名思义,是指每天工作时间从早9点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的加班风气。而中国很多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们正成为这种风气下最大的承受者。

或许是不甘忍受“996”的风气越来越盛,3月27日,一位匿名程序员在全球程序员聚集的代码托管网站Github注册了一个叫做996.icu的网站,并且在这个网站上控诉部分互联网公司实行996工作制的行为,“工作996,生病ICU”。此外,发起人还点名批评了近期因为员工关系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有赞和京东。

有人振臂一呼,被压制的群程序员响应,截至4月1日发稿,996.icu已获得超过13万程序员的支持,并且衍生出至少4个相关项目,持续霸占趋势榜第一名,在Google可以搜到超过6万条结果。

掀开“996”加班制的遮羞布

微信图片_20190415150958.png


被996.icu发起人点名批名的有赞和京东,到底如何引发众怒?

事实要回到1月17日的有赞年会。彼时,“别人家年会”正是人们热议的话题,但对于有赞的员工来说,除了羡慕别人的年终奖外,心中更多的是苦涩。原来,在年会上,有赞高层在年会上宣布将实行996上班制,即正常工作时间为早上9:30到晚上21:00,遇到紧急项目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周三是家庭日,除了这一天以外,晚上9点前走需要请年假,否则算旷工。

针对“996”工作制引发的舆论,有赞创始人白鸦在其朋友圈回应称,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因为会让社会上更多人了解有赞文化,也会让更多人才想进有赞的时候谨慎考虑,这样不至于来之前和来之后想象的不一样。

当有赞将这块“996”加班制的遮羞布掀开之后,引发了众多员工的情绪反弹,“(加班)不是硬性要求,但是类似道德绑架,其实现在互联网公司都这样。除了去年有赞年会直接说明,没有哪家公司说是强制的。”对于这样的工作制度,程序员王力(化名)告诉本刊记者。

曾在阿里工作的程序员表示,对于996工作制公司并没有明文规定,都是上级领导传达指示,定下工作节奏。“我在阿里的时候是阶段性996,就是按照996的节奏工作几个月,然后休息几个月,交替着来。我离职之后,就变成长期996了。”

拥有6万粉丝量的知名互联网资讯博主GitHubDaily告诉本刊记者,“年初白鸦在有赞年会上的那番说辞,在当时已经引起不少众怒,他因此也被许多人群起而攻之,但是迫于资本市场的压力,牙齿打碎了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有赞之后,京东也加入其中,3月,京东物流的996工作制被传得沸沸扬扬,京东物流员工甚至还开始比惨,各大区的京东物流员工纷纷晒出内部通知,甚至有的员工表示896、796工作制。

虽然,京东大快消事业群公关总监刘力回应称,不会强制要求员工加班,但鼓励大家全情投入,高效产出,不仅为客户和合作伙伴,也为自己和家人创作出更大的价值。但从京东离职的赵明告诉本刊记者,网上有关京东实行“996”工作制的舆论出现后,他们又收到新的口头通知,“不限制加班,但6点下班说明(工作)不饱和。”

“拿命换钱”

996.icu在GitHub上线一个小时后,标星(相当于点赞)便超过1000,截至4月1日,标星已超过13万。互联网资讯博主GitHubDaily告诉本刊,“996.icu”项目应该是有史以来GitHubStar数上涨最快的一个项目。

实际上,明目张胆宣扬这种价值观的并非只有有赞一家。此前,在2017年罗振宇跨年演讲中,罗振宇就表示互联网公司“996”已成过去,“247”大势所趋。所谓“247”即24小时三班轮流倒的工作模式,罗振宇以腾讯王者荣耀工作模式为例,认为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就必须如此“快”才占尽优势。

在被曝光的“996”互联网公司中,京东、有赞、阿里、字节跳动等占据着排名前位。996.icu的发起人还帮“996”工作制下的员工算了一笔账,按照劳动法规定,只有拿到当前工资的2.275倍,才能在经济账上不吃亏。

按照劳动法相关规定,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在员工存在超时加班的情况下,即使是员工乐意自愿的,企业仍然会存在一定的用工风险,包括劳动监察检查的风险、被通报批评和被罚款的风险、被举报的风险及仲裁和诉讼的风险。

但事实上,996工作制下的员工,并没有得到相应经济补偿。本刊记者采访了几位互联网员工,大家都表示加班是常态,并且基本没有加班工资。程序员王力是“996.icu”声援者之一,“加班到半夜11点、12点是很平常的事,项目发布日就要到凌晨3点、4点了”。他表示,即便公司没有强制性加班,但是在道德绑架下,大家也都是忍辱负重地加着班,“大家都不走,提前走第二天会被上面约谈,谁敢走嘛。一次两次还好,时间久了肯定涨薪无望,升职加薪肯定没份,早就是潜规则了”。

程序员吴阳(化名)也是每周工作6天,每天早上8点半上班,晚上时间不定。这种工作强度让他付出的代价便是没有时间陪伴自己出生不久的女儿。

即便内心百般不愿为工作牺牲家人和生活,但随着工作强度和时长的提高,会有相应升职加薪的机会。因此,即使存在“拿命换钱”的风险,迫于大城市的工作压力,以及所谓“成功学”的教唆,还是有很多人投身到996的互联网行业,用高投入换取所谓的高回报。

程序员,不再稀缺

3月28日,互联网资讯博主GitHubDaily在微博发布寻找“996”工作制下的互联网员工后,截至发稿前已经得到近300个转发支持。

目前,竞争激烈且时刻充满挑战的IT领域,加班几乎成为各个公司通行的制度和企业文化。

马东(化名)曾在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担任过前端实习工程师,“头条是大小周,就是隔一周,周日上班,这个是规定的,然后会有1.2倍工资,腾讯和阿里,是没有加班的要求,基本都是大家一起加就都加了,也不好意思走”。在他看来,企业会用“奋斗”“始终创业”的企业文化当幌子来推荐八九个小时的工作环境,“在绩效、文化、补贴上下功夫让人隐性加班”。马东告诉本刊记者,他在实习的时候,晚上基本没有个人生活。

“首先肯定是身体吃不消,等到30、40岁也许会埋下很多疾病的隐患,每年因为工作强度过大猝死的人真的不少。再一个就是没有时间陪家人孩子,早上9点10点起床上班,晚上10点、11点回到家,老婆孩子睡了,没有任何时间陪家人。”王力告诉本刊记者,在他们公司就有几个同事因为工作强度太大被分手的,“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时间陪她,多可笑”。

高强度的工作不仅占据程序员的个人生活也摧残着程序员们的身体,甚至有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2015年3月,深圳36岁的IT男、清华计算机硕士张斌,在午夜1点发出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后,猝死在酒店的马桶上面。根据他的妻子透露,从项目组微信和邮件中的记录看,张斌经常连续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甚至早上五六点。在去世之前的那个周日,他还跟母亲说了一句“我太累了”。

2018年,大疆的一名应届生程序员猝死,虽然大疆否认了该程序员死亡和加班有关,但有网友爆料大疆的加班文化“简直病态,加班到凌晨”。同年,一位外派肯尼亚工作的华为工程师,劳累过度客死他乡,留下没有工作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其妻子发帖说他直到离世前有近22个月没有回国休假过,还有33天年假没休。

2016年,滴滴曾发布《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东以23:16的平均下班时间,成为冠军;在高德地图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华为每日人均加班时间长达3.96小时,成为中国加班企业冠军。

其实,程序员们并不是起初就是一群“加班狗”,资深程序员曹政在网络公开写道,上世纪90年代,他所在的公司每天6点下班,保安会进去赶人,想主动加班都不行,在那个拨号网络的时代,公司的空调、网络都是吸引宅男们主动留在公司的因素。

之后,随着越来越多创业公司的加入,互联网行业逐渐走向为梦想奋斗以及不拼就会死的阶段。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程序员薪酬水平越来越高,行业的竞争也越来越大,“在激烈的竞争中,市场给出答案:肯拼肯加班的公司,存活率和发展状况明显高于那些悠闲不加班的公司”。在竞争中,程序员也优胜劣汰,平庸的程序员已不再稀缺,甚至面临着“中年危机”。事实上,996是个市场选择,不是某个企业家、某个企业可以只手遮天的,没有谁有这个本事,给他们底气的,是那些排队等offer的应聘者。

标签: 996
郑重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和数传媒立场;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进行修改或删除,感谢关注。

最新推荐